废话一大坨的A.I.

他抽出一根烟靠在门边
向你递出一张燃烧的信笺
一杯沸腾的心是入场券
梦里缠着白线
“Any ideas ,少年?”

A.I.乃各领域绝对萌新,懒癌晚期家里蹲,可以调戏不可以日。

是兜风(x


雨过天晴的云层里阳光真是太™好看辣!可就是画不出啊!!

庄周这个皮也好看辣!可就是画不出啊!!

画不出也强行交党费!

“能被修护的话,证明了我还在被爱着吧。”

“如果你不再一卡车一卡车地把和泉守拉回来的话。否则就请你去刀解池表演浪里白条,括弧笑。”


所有三花都是和泉守,所有。

家里这帮刀精怎么想的?!真希望他们能懂一个队里不能有重复的刀所以一种一刃就够了这个简单的道理啊MD

就在我想出上面这段对话的时候,他们又带了一个和泉守回来。

这,这是,

公然挑衅我的权威!!

我还就


不刀解呢。。。。(毫无微信)


好思念原来那个本丸啊我靠。

。。。天亮了吗,鲲


战损庄周

具体损哪我也不知dao

是 内,内伤

昨天65分钟的膀胱局上我就是这么想的:MD怎么还推不过去啊【滴——】